回到主页

设计体验式学习活动

作者:江焕勇

· 体验式学习,教学设计专题,经典知识素材
简课网   体验式学习

1

知识传递的两种形式

从学习者是主动还是被动,知识传递的方式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形式:

  • 告知(tell)

  • 探索(seek)

告知很容易变成说教,对方无感甚至反感的原因是TA缺乏同频共振。探索就可以避免这个问题。

对,对于多数人来说,在学习这个领域,没有探索和体验很难获得知识。

我们来体验一下。

如何优雅地反驳“台独”言论?

来源:知乎 - 夏戈

有一次在老师家里聚会,喝酒,大家都喝多了,我们班台妹开始亢奋,具体起因记不得了,反正就是她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,场景很尴尬。

那我必须得把这场子给撑起来,我和大家说不要担心,现在由我来亲自给大家解释一下两岸的关系。

于是,我转过头就郑重地对台妹深情地说了一句“我爱你”

在大家的错愕中,我对着发懵的台妹继续说道:“你爱我吗?”

台妹:“不!”

我回过头来和大家说:“你们懂了吗?两岸关系就像我们俩一样,我爱她,但是她不爱我。这就如同一个悲伤浪漫的爱情故事而已。”

说完我喝了一杯酒,假装很伤心。我们的老师过来拍我肩膀,还比了个大拇指说:“解释的太好了,你真是一个非常棒的老师!”

最后我们班小台妹跑过来在我肩膀上锤了两拳,嗯……有点重。

反驳台独,是一个很敏感的政治话题,两岸关系又很复杂,如果使用解释的方式(telling),一方面很费劲,另一方面,大家既有认知不同,很难通过辩论的方式达成共识。

这位作者用一个求爱的情境,进行两岸关系的模拟。高明之处在于:

(1)有趣的情境,替换了对立的情境,缓和了关系。

(2)成功的类比。将政治关系类比为男女关系,后者大家都非常熟悉,而且很有经验。

从传递知识的角度来说,这是很成功的案例。

2

设计体验式学习活动的两个关键要素

体验式学习活动成功的关键要素有两个:

(1)设计类比情境。

如果要传递的知识,是受众比较陌生的,或者是难以理解的概念或原理,那么设计一个和这个知识类似的情境就是必须的。

上面的例子,是将政治关系类比为情侣关系。类比情境是求爱的情境。

再举一个例子,如果你要向受众讲一个概念,叫区块链。应该怎么讲?仔细看,其实区块链有一个处理任务的记账过程,产出一个可靠的结果。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的名词术语,讲起来也是很费劲的。

那怎么办?创建一个处理任务的情境,将这个任务情境的各个环节,融入区块链的各种设计。

比如这个给孩子的区块链科普,设计的类比情境是老鼠国管理奶酪派送任务的情境(具体内容可以搜索一下)。

简课网   课程设计

(2)设计角色参与活动。

如果只是设计类比情境,没有让受众参与,那么这个活动还不是体验式学习活动。

好的体验活动,应该让受众参与到这个类比情境中。

案例【如何优雅地反驳台独言论?】中,作者不仅设计了求爱情境,还当场实施了一个求爱活动,让受众1(女生)担任女主角,让受众2(老师、同学)担任了求爱观众。效果很好。

3

一个体验式案例:《三体》激发他人的斗志

让我们再看一个案例。这是《三体1》小说中的一段。

简课网   体验式案例

这次的老师是史强(一位警官),受众是两位顶级科学家(丁仪和汪淼)。

背景是这样的:

通过一场战斗,地球政府军截获了外星人(三体人)和地球反叛军的通信资料,这些资料透露一个信息:三体人在技术上超过地球人3个时代,而且,三体人通过发送到地球的两个智子,锁死了地球科技的发展未来。

丁仪和汪淼得知这个事实后,非常的消沉,认为未来人类没有任何机会了。史强是和两位科学家合作的警官。

那史强该怎样让两位科学家振作起来?

很显然,跟两位顶级科学家讲道理是没有意义的,也不是史强的强项。

史强(大史)怎么做呢?

《三体 - 虫子不可战胜》

史强将两位失落、喝得醉醺醺的科学家带到车上,开车出了北京,来到华北平原的原野。车到了之后,大史把他们两个拖出车,午后的阳光太刺眼,让他们两个眯起了眼。望着眼前的麦田,汪淼问大史带他们来这里做什么,大史答:“看虫子。”接着点着一根雪茄,然后指了指面前的麦田。

这时,醉意未消的科学家,看着面前被蝗虫覆盖的田野,丁仪说:“大史,什么都无所谓了。”

大史平静地让他们两个去想一个问题:是蝗虫与人类的技术水平差距大,还是人类与三体人的技术水平差距大?

人类用尽了各种办法来除蝗虫,但是这场“人与蝗虫之间的战争”几乎延伸了整个人类文明,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办法彻底将蝗虫给灭了!

在华北平原覆盖蝗虫的原野上,大史的问题,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两个科学家的头上,醉意退掉,瞬间就清醒了!

简课   教学案例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 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